详情

石门传说故事——跪儿岭和离儿寺

孤竹文化 5121阅读
石门人
石门人Lv.3楼主+关注
2016-02-26 19:19


在庄坨村北有一座山,这座山拔地而起,险峻高大,它东起霍家铺,一直蜿蜒起伏向西到阚各庄滦河岸边,成为滦河东岸的天然屏障,滦河水到这里拐了一个弯乖乖地沿着山脚向前流去。在这座山的南面阚各庄村北有一个山岭叫跪儿岭,山的东面霍家铺村西有一个山岭叫离儿寺,说到两个山岭还有一段故事呢!
在山的西北面,滦河边上有一个村子叫钓鱼台,滦河围绕着村子流过。河水很宽,又深又急,很难架桥,人们来往东西岸、外出办事主要靠坐船,所以村里在这里设有一个渡口。从这里坐船往南可以到滦县,往北可以到卢龙。
钓鱼台渡口由一个王姓人家经营,祖祖辈辈靠摆船为生,摆渡多少年了谁也说不清楚,村里人赶集上店坐船都不要钱,过年了人们送些粮食作为答谢。不知过了多少年,老船工老了,把摆渡交给了他的儿子,他的儿子继续为乡亲们服务,长年累月生活在渡口,虽然艰苦还可以养家糊口,还娶了一个漂亮的媳妇,但是结婚七八年了却没有孩子。
一天来了一位客人,是做卖布生意的,不知是何处人,只知道姓顾,他每次从渡口坐船顺河北去到卢龙一带去卖布,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,有时阴天下雨还要住在渡口,彼此之间就成了朋友。由渡口到卢龙河水并不是一路平静,也有暗礁和漩涡,船家在这里行船多年对滦河的河道情况了如指掌。一天贩布的又来到渡口要去卢龙,船夫便起了歹心,他想,如果贩布的我劫他一次,干一回缺德事,反正以后我也不以此为生。我要干的天衣无缝,没人知道,老天也会放过我的。船行到有漩涡的河段时,趁船行的不稳,这个狠心的船夫便把卖布的人从船上推到河里去了。这一船布都归了船家,开始还有点害怕,后来见没人追究就淡忘了。  
当地人们发现,平时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小船夫,不知什么时候发了点小财。不久,还得了个大胖儿子。奇怪的是,这个孩子谁抱都没事,只要他爹抱着就打他爹嘴巴,开始还很高兴,儿子会打他爹了。小时候打,等到会说话了还打,长大了还打,每天不打一次他爹,就感到心里难受。家人觉得奇怪,这还像话吗,这要是叫左邻右舍的知道还得了,他爹就说他,教育他,打他,但都不行,每天照样要打他爹的嘴巴。这可如何是好?
钓鱼台南山住着一个道人,他爹就找他去了。把他儿子打他爹嘴巴的事前前后后说了。老道想了一会说:“你回去吧。这是你做下的孽呀!如果你儿子下次再打你,你就问他“‘儿打父,为何故?’”他爹听了老道的话就回家了。
回到家儿子正要打他爹,他爹赶紧照道人的话说:“儿打父,为何故?”他儿子一下子愣住了,就没有打他爹,但心里很难受。
儿子有一天也去找老道去了,把过去如何打他爹的事说了一遍。儿子就问老道:为啥不让我打了,这是咋回事?老道说:“很难说”。
儿子不甘心,再三请求下,老道告诉他,你要在打他时,他不叫你打,你就这么这么说。回去吧!
回到家,看见他爹就大怒,上去就打嘴巴。他爹问: 你这孩子,儿打父,为何故?
儿子说道:“你姓王,我姓顾,你摆船,我贩布,儿打父,因何故,只为当年那船布。
父亲恍然大悟,知道是仇人转世,自责、羞愧。但是他并没有给儿子解释。
他爹思来想去觉得对不起死去的贩布人,自己挨打是应有的报应。他决定离开家,出家去,来赎自己的罪恶。一天他悄悄的离开了家,当走到大山南面的一个山岭下时,他儿子追上了他爹,问他爹到那里去,他爹说我要出家去,儿子听他爹一说不同意他爹出家,但他爹主意一定,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,始终不答应他儿子的要求,他儿子就跪倒在他爹的跟前,苦苦哀求他爹,再次劝他爹回家。这时无奈的他爹扑通一下也跪在了儿子面前,说:“儿子,爹对不起你呀。”接着他爹就把过去劫船的事告诉了他的儿子。父子二人抱头痛哭一场,儿子最后答应了他爹的想法。这个山岭就是人们所说的跪儿岭。
离开了跪儿岭,他爹继续往前走。他儿子在后边悄悄的跟着,来到霍家铺这个地方,儿子又赶上了他爹,还是叫他爹回家。他爹告诉他儿子,回家去吧,靠自己的双手好好过日子,再难也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。儿子在这里含泪和爹爹告别。他爹出家的这个地方就是离儿寺。
离儿寺庙宇由于年代久远现已荡然无存,但遗址还在。

喜欢此帖就给TA打赏~

感谢您的赏脸阅读

3
5
10
15
20

打赏后这些钱都会交给作者

您的城市币余额不足

可能感兴趣

没有任何回帖,回复抢沙发~
3
城市通